夜汐染【淡圈】____江湖缘见

[all叶]不摘“青苹果”从你我做起

*ooc!ooc!ooc!私设如山,小学生文笔预警

*政治课上有毒脑洞

*本文 又名#修修の毒鸡汤讲堂##我们的班主任怎么能这么可爱##修修可爱想……#

*——————这个符号是区分修修和大家对话的,说的话我没标明是谁说的,自行脑补吧。

 

目录


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课铃刚打响,叶修就走了进来。众人都有一点搞不懂,因为这节课是政治课。因为政治老师可以说是很温柔的了,所以大家也都很喜欢上她的课,因为可以讲话发呆睡觉听音乐写作业看小说玩手机啊。但这些与他们的班主任叶修比起来可以说是一点也不重要的了。毕竟这是一个以“给给的”出名的班级啊。

“应学校要求,这节政治课改为开班会啊。”叶修来到班级后无精打采的说。

话音刚落,黄少天就举手,没等叶修点他的名字就迫不及待的说:“老叶老叶!开什么班会啊?班会主题是什么啊,还有为什么偏偏就是在政治课上啊?我觉得地理课就不错,你说呢?”

叶修望了黄少天一眼,便在黑板上开始写字,边写边说:“少天小同学,对老师要尊重,你应该叫我叶老师,至于你问的问题嘛,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黄少天没法,嘴里嘟囔着:“老叶咱俩谁跟谁啊。”坐下。一旁的喻文州笑得和蔼可亲。

“好了。”叶修自言自语的说道。黑板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:

不摘“青苹果”从你我做起

对。

青苹果加了“”这个符号,特指的是一种叫做早恋的行为。

应校方要求,叶修还特意在“青苹果”的旁边加上了一对情侣。

火柴人的那种。

简称灵魂画画的那种。

一点也不妖艳可以说很是清纯不做作的了。

“应学校要求,要求初二每个班都开一场这个主题班会,还要求每个班搞一个什么师生交流情感活动。就是你们把自己所遇到的情感方面的问题或者困扰写在一张名叫‘心事卡片’实际上就是普通的纸上,以无名记的形式投入一个名叫‘心事箱’实际上就是一个普通的箱子里。”

“然后呢?”有学生期待的问。

“然后?我随机抽取几个问题,与你们谈心,找方法呗。”

黄少天在底下悄咪咪对同桌喻文州说:“修修的毒鸡汤讲座要开始了。”喻文州微笑。虽然喻文州并没有回复黄少天,但黄少天从来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击到的人,他又对喻文州说:“震惊,某知名老师竟公然在班会上讲毒鸡汤,其学生喻某竟然如痴如醉,据该学生说:‘还很可爱’?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,还是人性的扭曲。详情请关注《王大师道德讲堂》,带您走进幕后,了解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。”喻文州依旧微笑,只是笑容略微带着黑气。黄少天很知趣的不再和喻文州扯皮,而是和同样为同桌的王杰希继续发表长篇大论。

“咳咳。”叶修象征性咳嗽了几声,黄少天立刻没了声。开玩笑,修修都示意让你不要讲话你还讲话,这不是想在这个100%都是叶粉的班级里混下去了。

什么,你竟然吹叶不积极?拖出去清蒸油炸水煮烧烤凉拌任君选择,以及开除粉籍。

“班长呢?”叶修问道。一个女孩子站了起来,她就是初二(19)这个班级的班长,简称每次吹叶,聚众吸叶都有她。“修,不是,叶老师我在这!”“啊,你把讲台上的那些八分之一的A4纸给每人发一张,让他们写下问题。”“啊,是。”

“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————”写字的声音。(我一直好奇为什么写字的声音永远都是唰唰唰)

很快,大家都写好了。然后再由那个女孩子组织大家把纸条投入“心事箱”中。接下来,就是叶修的出场的时间了。

他从箱子里随便抽了一张小纸条,把小纸条看都没看交给站在讲台上的班长手里,让她读出来。

“我喜欢一个男生好长时间了,但是他似乎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办?”

好了,请开始你的表演。

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刁钻,好在叶修拥有一个法宝。

一份关于早恋的政治资料。

叶修不动声色看了几眼,组织了一下语言,说道:“你们现在的主要目标是学习,如果放任自己的情绪冲动,就可能失去这个年龄应有的童真,甚至会影响或荒废学业,付出惨痛代价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都是初中生了,还有童真?”

“大家都是社会人,说话社情点?”

“我怎么觉得这段话怎么耳熟呢?是不是在哪听过?”

“不是耳熟,这是之前政治老师要求背的复习提纲。”

“哦~社会社会。”

“久仰久仰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好了,接下来第二个问题。”叶修打断了众人的窃窃私语,抽取了第二张。依旧是看都没看让班长读出来

“喜欢的人身边有许多情敌怎么办?”

叶修“啧啧啧”了几声,说道:“才多大人啊就知道情敌了。恋爱禁止啊,至于情敌么,”叶修思考了一会“那加油把情敌掰弯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???”

“社会社会。”

“什么叫多大人啊,初二不小了好么。”

“附议。”

“情敌掰弯?”

“噫!”

“想想鸡皮疙瘩就起了一身。”

“你们区别待遇很明显嘛。”

“那是,我可是纯正叶粉。”

“粉丝滤镜1000米的那种?”

“那当然。”

“呵,辣鸡。我可是粉丝滤镜10000米的男人。”

“呦很虎嘛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“商业大佬的日常互吹。

“社会社会。惹不起惹不起,告辞。”

“回来别走啊。”

见大家是越聊越起劲,叶修也就笑笑,抽出了第三张小纸条,同上,就是班长的脸色有些怪异。

“想上修修怎么办?”

“???”这把轮到叶修懵逼脸了。

什么?竟然想上修修??!!

大家表示你休想!

等等,大家是谁?(黑人问号.jpg)

叶修斟酌了许久,说道:“多半是想多了,打一顿就好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???”

“小菊花妈妈课堂开课了?”

“孩子咳嗽老不好?”

“多半是装的?”

“打一顿就好了???”

“有毒……”

“我就说老叶会灌毒鸡汤吧……”

“比起这些,我想知道这张纸条是谁写的。”

“不是我。”

“也不是我。”

“不是我。”

“不是我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???”

“周泽楷是你???!!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人不可貌相啊……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不是,算了。”

叶修有点搞不懂这些学生们脑子里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什么。

“下一条。”

这把由班长抽。

啊,班长的脸色依旧很怪异啊。

啊,班长,你的脸,像夏天的彩虹。

啊,你的脸,红橙黄绿青蓝紫。

啊,就是你,我们可敬的班长。

有毒吧你。

“请问,日修修,多少年……”

“???”叶修表示已经放弃挣扎了,回答说: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,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三年血赚?”

“死刑不亏?”

“神经病啊。”

“不要面子对的啊。”

“怕不是石乐志。”

“我觉得ok”

“这把,是谁写的?”

“……”

“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张新杰啊。”

“还好还好。”

“谦虚?”

“彼此。”

“好了好了,最后一个问题。”叶修说他心累,然后进行最后一次回答。

“Emmmm……”班长说。

叶修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。

“在面对修修的时候我总是[哔————]起怎么办?”

“嗯????你说什么?”叶修表示他没听清。

“在面对修修的时候我总是[哔————]起怎么办?”

“???!!!”叶修沧桑道“那,剁了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剁了???”

“不愧是毒鸡汤的创始人。”

“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!”

“我要下车!”

“今天把车门焊死,谁都别想下车!”

“上黑车了,我要下车……”

“为什么老叶的语气那么沧桑啊……”

“啊~~这个人就是娘?”

“???”

“???”

 “[哔————]起?消音了吧?”

“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自带消音系统啊?”

“我就是我?”

“不一样的盛世烟火?” 

“社会,告辞!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ND

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

评论(4)
热度(212)

粉前请戳开这里啦,拜托 。
这里汐染,一条咸鱼,坑品极差
。专写傻白甜欢脱文。
称呼小染,汐染,染子,染染(。)随意就好
封面来自@又双叒叕 好方太太



50%all叶+25%忘羡+15%阴阳师+5%凹凸+5%杂食构成了我
只会写傻白甜。

以及,我老婆→@苏羽


求k求k求k啊,那个,我,企鹅号:2558892374。欢迎尬聊。

© 夜汐染【淡圈】____江湖缘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